欢迎来到六合彩资料,六合开奖结果,六合彩资料大全,六合彩图库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.sprlr.com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长篇名著 >

请到我的烟囱街来

时间:2014-05-27 17:55 来源:未知 作者:贡内尔·林德 点击:次

第一章 我的烟囱街

  我的名字叫莱娜·玛丽亚·约翰松。我住在城里。我一直住在这个城里,但早先我不住在这儿的烟囱街。我小时候竟不住在烟囱街,真是太可惜了。没有比烟囱街更可爱的地方。
  我们住的那座大楼很大,整个儿是灰色的。但你如果仔细看,你会看到当太阳照着时,石头上有无数闪烁的金色小光点。也许是真正的金沙,只是没有人知道罢了。而且我们这大楼十分方便,它有两个进出口,在路拐角的两边一边一个。主要进出口是烟囱街1号,另一个进出口是长冈街26号。从烟囱街1号的主要进出口进大楼,上完三层楼梯便到顶楼的门。进门是一条长走廊,走到走廊那边尽头又是一个门。那是长冈街26号顶楼的门──顶楼是相通的。如果高兴,你可以从这个门走26号的楼梯下楼,从26号的进出口出去。万一在烟囱街的进出口有人等着你,而你不想被他看见,你就可以从这个进出口溜到长冈街上。自然,你要住在这座大楼里,又有开顶楼门的钥匙才行。
  我们的大楼比城里所有的房子高。也许正因为这个缘故,这条街才叫烟囱街,因为从这里可以看到许多屋顶和烟囱:有三个高烟囱直耸天际,还有千百个小烟囱。在所有的烟囱里住着烟毛虫,它们白天会爬出来呼吸新鲜空气,我想它们夜里重新又爬回烟囱罩去睡觉。我更喜欢那些有盖的烟囱,以为它们是些坐着的烟囱猴子。其实它们是通风的风兜,转过来转过去,顶上像一个头。它们看来完全像是活的东西把头转来转去互相谈话。所有这些烟囱猴子和烟毛虫都是我的朋友,当我孤零零一个人在家时,它们和我作伴。
  离我最近、着来也最大的一只烟囱猴子,我管它叫做猴子精。它替我照看那些烟毛虫。当楼里别的孩子来叫我去玩,我不知道去好还是不去好的时候,我对他们说:“我得问问我能不能去。”于是我进屋去问猴子精。
  “你问谁呀?你的妈妈不在家。”孩子们觉得很奇怪,问我说。他们知道我妈妈在食品店工作,不到6点不会回家。不过我有话回答。
  “噢,我还有人要问,”我说。
  我关上房门进去,站在窗口看着猴子精。我站了一会儿,我知道我该怎么办了。
  “我可以去,”我回到外面对大家说。谢尔和玛伊以及其他人都觉得莫名其妙。他们一直想知道我家里还有什么人。我可不告诉他们。这是我的秘密。
  妈妈说,我们大楼里住的都是好人。我也是这么想的。我们大楼里有一位电影放映员,他高兴就请我们去看电影──他常常请我们还有好心的戈尔贝格老太太,有水手韦斯特先生,他的房间里有一条真的鳄鱼,有贝格曼先生,他曾经是世界大力士。还有我们大楼的看门人,他心肠太好了,我们叫他伊萨克松老爹。只有一个人不那么好,他叫斯文松,住在三楼。没有人知道他是干什么的。神秘的斯文松。
  我认识每一个人,因为我和大楼里所有的孩子玩。我们孩子一共6个:莱娜(就是我)、玛伊、谢尔、英格、拉尔萨、拉尔斯·埃里克、拉尔斯·奥洛夫,还有他们一点儿大的吃奶小妹妹,她不算。
  我们什么地方都不想去住,我们就是喜欢住在这儿的烟囱衔。

第二章 出去了却在家

  我还记得我们刚搬来时的情景。妈妈和我在老家收拾东西忙了好几天。我们先把衣服装到皮箱里,接着用纸包好盘子锅子放进大箱子,然后着手把椅子叠起来,把所有的东西拉到门口。弄到头来,我们重新拿出几个盘子,把纸打开,好吃我们的饭。
  “我们样样东西都带走吗?”我问道。
  “是的。”
  “浴缸也带走?”
  “不,浴缸不带。”
  “暖气管呢?”
  “不带。”
  “那么电灯一定不带走了?”